您现在的位置:

黄金 >

惹爱上身:霸道总裁宠妻成瘾最新章节_《惹爱上身:霸道总裁宠妻成瘾》 正文 第一千二百六十九章 感激跟感情_小说下载/手机阅读_领域文学

    “妈,你不用那么累,我去接陈晨就行,你买了菜就回来吧。”

    “好,那你再睡睡,难得休息一天,多睡一会。”萧云芳摸了摸她的头,才起身离开。

    陈墨躺回被窝,却再也睡不着了,脑子里总是想着那个梦。

    其实,那一次在被龚玉成打的时候,她迷迷糊糊之间,好像也感觉到了这些。

    只是现在想起来,疼痛的感觉多一些,所以分不清到底是幻觉,还是现实。

    这阵子,她时常梦到,却怎么都看不到那女孩儿的脸庞,叫陈墨觉得心悸。

    既然睡不着,索性起床,去医院接陈晨。

    陈晨刚做了化疗,这阵子状态都很好,见到陈墨也很高兴,“姐,我早就收拾好了,等你来接我呢。”

    “嗯,乖啊。”陈墨捏捏他有些苍白的脸,拧起东西说道,“走吧,回家。”

    “我来吧。”陈晨想帮陈墨拧东西。

    但陈墨坚持,“还是我来吧。”

    说完,陈墨拉着他出了医院。

    回去的路上,陈晨的心情特别好,叽叽喳喳的说个不停。

    自然也会说道景染,“姐,小景姐姐怎么最近没来看我啊?”

    “人家很忙。”

    “哦,也对哦,你也好忙。”陈晨有些愧疚的看向她,“为了我,姐生活得好辛苦。”

    “臭小子,想那么多做什么?姐姐我一点都不觉得辛苦,只要你能好起来,什么都没关系的。”

    “嗯,我一定会好起来的,到时候,我会挣钱养姐姐的。”陈晨保证的说道。

    陈墨笑了笑,很欣慰。

    到家,萧云芳已经做了不少吃的,见到两人进来,还很高兴的说道,“还有两个菜,马上就能吃饭了。”

    “这么早?”陈墨意外的挑眉。

    “早点吃,晚点吃完嘛。”

    “行,需要帮忙吗?”

    “不用了,你陪陈晨说会话。”萧请问癫痫能开刀治疗吗?云芳继续去厨房忙碌了。

    陈晨跟陈墨两人一起聊天,还拿了以前的相册出来翻看,里面的照片虽然不多,但也足够记录两人的成长。

    陈墨看到了小时候的自己,心里突然一怔,视线落在那上面,无法收回了。

    就连陈晨要翻篇的时候,都被她阻止了。

    “怎么了?”陈晨不解的看向她。

    “这个……是我小时候吧?”陈墨指着上面的小女孩说道。

    “姐,你不会傻了吧?自己都不认识了?你以前也看过很多遍啊,怎么突然就不认识自己了?”陈晨摸了摸陈墨的额头,以为她脑子坏了。

    陈墨嫌弃的拍开他说道,“没事,就是好一阵没看了,突然一看,有种……怪怪的感觉,原来小时候我长这个样子啊。”

    陈晨囧。

    这是什么说法?

    都说了不是第一次看了嘛。

    不过这话,到是让陈晨想起一件事情来,然后哗啦啦的翻着相册。

    “你干什么?”陈墨不解的看着他的做法,有些不能理解。

    “我找东西。”他没理会,继续翻看。

    陈墨索性撒手,让他翻。

    陈晨把相册翻来覆去的看了好几次,嘴里一直念叨着,“怎么就找不到呢?我记得我看到过的啊,怎么就找不到了呢?”

    “找不到什么?”陈晨吃着水果问道。

    “我记得我小时候看到过一张照片,是一个小女孩儿的,很熟悉的样子。”

    “……你的小青梅?”陈墨开玩笑的问道。

    陈晨无奈的看向她,“姐,现在不是开玩笑的时候,等我找到那照片再说,真的是重大发现。”

    “神神秘秘的……”陈墨没再说话,吃着自己的说过。

    而陈晨又翻了两遍,确定没找到自己要的那个照片,才放弃的说道,“可能是我记错了,或则是我在别的地方看到的。”

    “到底是什么嘛,那个小女孩是谁?”陈墨都被他勾起了好奇心。

    “刚刚你说你小时候的照片,我就想到了一件事情,当初我见小景姐姐的时候,我觉得好熟悉,羊羔疯总觉得在哪里见过,今天翻照片的时候,我突然想起来,我好像在我们家相册里面看到过的。”陈晨把自己的疑惑说了出来,又挠着头说道,“也不知道是不是我记错了,反正……我就觉得小景姐姐好熟悉。”

    “会不会是因为我们长得有几分相似?”陈墨大胆的猜测。

    毕竟不是第一次被人这么说了,别人说多了,陈墨自己都有这种感觉了,自己跟景染,还真有些相似呢。

    也说不定……莫成宇当初会注意到她,也是因为她有些像景染的。

    虽然这个发现,让她多少有些挫败。

    但事实就是事实,她不会去狡辩什么的。

    “不是啊,那种熟悉感跟这种熟悉感不一样的。”

    “你还有那么多感觉呢!”陈墨都忍不住翻白眼了。

    陈晨急了,“我说的都是真的,我好像真的看到过嘛,是一个很年轻漂亮的女人牵着那个小女孩的手,我真的好像在哪里看到过的啊。”

    “不然你去问妈。”反正陈墨是回答不出来了。

    陈晨还当真去问萧云芳了。

    陈墨忍不住扶额,这孩子的好奇心啊,会害死猫的!

    陈晨兴匆匆的去问萧云芳,“妈,我们家小时候是不是有张照片,就是一个很漂亮的女人,牵着一个穿着海蓝色裙子的小女孩的照片啊?”

    “啊?”

    哐当!

    萧云芳手中的碗掉落在地上,碎裂开来。

    陈晨急忙将她拉了过来问道,“妈,你没事吧?”

    “没事没事。”萧云芳急忙摆手,“你过去一点,妈来收拾。”

    “你小心点啊,别弄伤自己了。”陈晨也不放心。

    陈墨也过来问道,“怎么回事?”

    “打碎了一个碗,没什么的。”萧云芳一边收拾一边说道。

    陈墨主动拿了东西过来收拾,还让她注意点,别割伤手指。

    陈晨等她收拾完了,又问道,“妈,到底是不是啊?我们家是不是有过那个照片啊?我记得我看到过的。”

    “没有。”萧云芳肯定的说道。
乌鲁木齐哪家医院癫痫好>     “不对啊,我好像就是看到过的嘛。”陈晨愈发着急了,“妈,是不是你记错了?”

    “说了没有就是没有,你肯定是记错了,哪里有什么照片啊,进去里面坐着,马上就能吃饭了。”萧云芳赶两人。

    陈墨注意到了萧云芳的表情,好像在紧张什么。

    紧张什么呢?

    难道陈晨说的那个疑问,是真的?

    “是我记错了吗?”陈晨自我怀疑起来,“我原本还觉得,那小女孩很像小景姐姐呢。”

    “你说的你姐吧,她也像景染啊。”萧云芳随意找了个理由搪塞。

    陈墨却觉得这说法很难说得过去,理论到,“可是我并没有穿过什么蓝白色的裙子啊。”

    “你又记不起你小时候的事情。”

    “哦……”陈墨无话可说,“这倒是。

    陈墨小时候生过一场病,醒来之后,就记不起以前的事情了,只知道萧云芳是自己的妈,陈晨是自己的弟弟。

    而那时候,她的那个父亲,已经去坐牢了。

    为了不让萧云芳想到伤心往事,他们也没在提及,悻悻然的回到了房间里。

    陈晨那孩子特别纠结,还是看着那相册不撒手,一边还自言自语,“难道我真的记错了?不应该啊,到底是怎么回事?我肯定是在哪里看到过的才对。”

    “行了,别看了!你想让妈想起伤心往事啊?”陈墨拿走了他手中的相册说道。

    陈晨也只有放弃了,虽然内心好奇得要死。

    不过,陈墨心里多少有了一些疑惑,只是不知道这疑惑,什么时候才能解开。

    管家从外面回来,莫老正午睡起来,见到他进来,便问道,“是不是有结果了?”

    “老爷,你别抱太大希望。”管家小心的说道。

    “希望?还有什么希望可言?”他摇摇头,起身。

    管家立马扶住他,往门口走去,一边汇报情况,“我按照你的吩咐,安排人查了,那个人并不是萧婉,叫萧云芳,是萧婉的姐姐。”

    “姐姐?”莫老有些意外,“对了,陈墨跟景染也很相似,她们之间会不会有什么关系啊?”

  &抚州癫痫病如何才能治疗nbsp; “这个……我到是没查过。”

    “可能是我多想了吧,继续找人查查。”

    “好。”

    “车子安排好了吗?”

    管家点头,“等着的。”

    “走吧。”莫老吩咐道。

    两人离开莫家,去赴约。

    赴唐斯的约。

    这约,还是景染打电话约的。

    唐斯其实到江城有两天了,只是他并没有联系景染。

    这江城的风风雨雨,他也知道了。

    曾想过去找她,想问问她过得好不好。

    可是看到莫成宇在电视上说的那些,他又怯步了。

    至始至终,在景染心上的人,始终是莫成宇啊。

    无论他做什么,都未必能让景染放在心上。

    最多,也就是感激而已。

    感激,跟感情,是不同的,虽然只相差一个字。

    在酒店的两天时间里,他都在看着新闻,看着评论,看着各式各样的舆论。

    好在现在没有前阵子那么严重了,他的心也踏实了一点。

    这一次原本是不打算见景染的,谁知道……

    她居然会给自己打电话,接到的时候,唐斯心又开始乱了。

    “小染,你怎么想起给我打电话了?”

    “听说你到江城来了,怎么没跟我打电话呢?”景染轻声问道。

    “有点忙……”他随意的找个借口。

    忙着查询跟你有关的一切事情,一切消息,却不敢去靠近你。

    “哦,那我这么给你打电话,会不会打扰啊?”景染小心的问道。

    唐斯一下子笑了出来,“不会,我巴不得你给我打电话呢,是有什么事吗?”
    ♂领♂域♂文♂学♂*♂www.li♂ng♂yu.or♂g

© xinwen.ysisj.com  阳泉新闻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