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高考 >

惹爱上身:霸道总裁宠妻成瘾最新章节_《惹爱上身:霸道总裁宠妻成瘾》 正文 第一千六百九十六章 这算不算心有灵犀_小说下载/手机阅读_领域文学

    河西爵的声音有些沙哑,听得苏慕烟耳朵一阵发痒,轻轻的嗯了一声,“你的声音怎么了?”

    “嗓子有些不舒服,大概是水土不服吧,现在听到我的声音了,可以乖乖睡觉了吗?”

    尽管声音还是很沙哑,可是苏慕烟却他听出了他的温柔。

    心里一下子就宁静了,安安分分的嗯了一声,“那我睡觉了。”

    “嗯,乖。”

    心里一下子踏实下来,苏慕烟当真是有些困了,昨晚因为他还在飞机上,就等到电话,一整晚都没睡好,现在终于能踏实的睡一下了。

    电话里渐渐响起了苏慕烟平稳的呼吸声,确定她睡着之后,河西爵按了电话。

    朝南急忙过来拿走手机,“二少,继续手术吗?”

    “嗯。”河西爵的额头已经全是汗了,腹部下方,白衬衣被染红了一大片。

    而朝南的身后,站着医生和护士,都在等着给河西爵做手术。

    “二少,上麻药吧,直接取会很疼的。”朝南正要跟河西爵建议。

    医生拍了拍朝南的肩,“他已经昏迷了。”

    朝南顿时慌了,赶紧让医生马上给河西爵做手术。

    他们一到这里,就被人追杀了。

    来之前朝南就知道此行非常的危险,也做好了准备,但还是防不胜防,被埋伏了。

    谁也不知道这二十多个小时他们是怎么过来的,他们来了六个人,现在就剩下四个人了。

    剩下的四个人,都也偶不同程度的挂彩,朝南算是几个里面最轻微的,而河西爵腹部中了一枪,方才正要做手术。

    突然醒来的河西爵,找朝南拿了手机开机,便受到很多苏慕烟发来的消息、

    本来河西爵是周口哪家医院治疗癫痫病好打算一边接受手术一边回复消息的,可是当他看到苏慕烟说听不见他的声音会睡不着的时候,他阻止了一声给自己做手术,而是先打电话。

    那会,可没把朝南给急死。

    好不容易等苏慕烟睡着了,河西爵这边也快熬不住了。

    这不,这会直接就昏迷了,麻药也不用上了。

    还好手术比较顺利,朝南找的医生也是比较有名的,等确定包扎好了,朝南的心才算是踏实了下来。

    而此时,河西爵的手机还处于通话状态,只是被他按了静音而已。

    他上前去,想要将河西爵紧握在手中的手机取走,可是才刚刚碰到,河西爵就醒来了。

    “二少,你好好休息一下吧。”

    “我知道了,你出去吧。”

    “可是……”朝南看了看他的手机。

    河西爵却没理会,吩咐朝南,“把我的耳机线取来,给我带上,还有充电线全都准备充足了。

    一听这安排,朝南就知道,二少是没打算挂电话了。

    他也说不了,只能按照河西爵的吩咐去做了,心里可是一百个不情愿啊。

    苏慕烟这一觉,睡得还算踏实,早上醒来的时候,发现手机还处于通话之中。

    她轻轻的叫了一声,“河西爵?”

    “嗯。”男人马上应了声。

    “你……怎么没睡?”

    “没,我刚睡醒,你也刚醒是吗?你看,这算不算心有灵犀?”

    跟在河西爵身边的朝南一进来就听到这句话,脸上划过好几条黑线。

    都这个时候了,二少还有心思调情呢,他也是服了。

    河西爵一个冷冽的视线扫了过来,朝南立马收起视线,恭恭敬敬的叫道,“二少,这是您的早餐,请用癫痫病的饮食餐吧。”

    苏慕烟这才知道,他那边还有其他人在呢,急忙说道,“你先吃饭吧,我挂电话了,一会我去看看隐隐。”

    “等等。”河西爵叫住了她,“这两天江城发生了太多的事情,我不在,让你受委屈了。”

    本来嘛,这件事情,苏慕烟并没觉得有什么,顶多是自己被人算计了而已。

    谁问她,她都没觉得有多委屈,可是这回,河西爵说了这句话之后,她突然就觉得委屈了,眼睛酸酸的,鼻子也酸酸的,“我没事,再说了,事情都已经解决了,哪有什么委屈。”

    “我自己的女人委不委屈我不知道吗?”他态度一向霸道,“等着啊,等我回来,我会把这些都加倍的讨要回来的。”

    “不用的……”

    “什么不用?商人的天性,借一还十,还要收取繁重的利息。”

    苏慕烟知道自己也说服不了他,只能说到,“等你回来再说吧,我先起床了,挂电话了。”

    “好。”

    即使是不舍,苏慕烟还是挂点了电话,看了看通话时间,又是八个多小时。

    还好手机一直在充电,不然早就关机了。

    苏慕烟下楼的时候,隐隐已经起床了,正在客厅跟秦雯玩呢,见到苏慕烟下楼聊,笑眯眯的就张着双手跑了过来,“妈妈,抱抱。”

    这阵子天天苏慕烟在带,叫妈妈已经叫得很清楚了。

    苏慕烟在他脸上亲了亲,“隐隐,想爸爸了吗?”

    “爸爸。”隐隐天真的四处找着。

    “爸爸不在家呢,过几天就回来了。”苏慕烟被他这可爱的样子给逗笑了,又亲了好几口。

    秦雯等母子俩亲密完,才过来说道,“慕烟,你上次说的事情,我已经安排好了,就在河西爵回来的那天。”

    苏慕烟脸上的笑容渐渐的淡了下去,伸手捏了捏隐隐肉嘟嘟的小脸,最后点了点头,半掩着宝宝癫痫怎么治疗眸子应道,“我知道了。”

    秦雯叹了口气,转身去了厨房。

    早饭刚吃过,家里就来客人了,是长房大伯来了。

    因为发生了上一次的事情,秦雯对这个大哥就不是很欢迎,可毕竟上门是客,她也不好拒之门外,只能请他进来,让佣人准备了茶水。

    “大哥估计也知道,最近浩哥都是公司医院两边跑,基本不在家,大哥若是来找浩哥的,那来错地方了。”秦雯一直都客客气气,端着得体的笑容。

    大哥怎么说也算是个聪明人,怎么听不出秦雯这话里的意思,只能尴尬的笑了笑,“我就是来看看,最近不是出了好多事情吗?你也知道,你大嫂嘴碎,不小心在媒体面前说漏嘴了,说苏慕烟跟河西爵已经离婚了,我思来想去,怕是给你们添了麻烦,所以特意过来,大家商量商量,看看对外应该用什么样的口径,别又出错了。”

    讲道理,秦雯还真相给他颁个什么最佳男演员。

    都说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什么好心,此刻用来形容他是最好不过的了。

    只是良好的教养,让秦雯还能保持微笑,“也没什么口径不口径的,这外面啊,嘴碎的人多着呢,也管不过来,我们过好自己就成了,其他的不重要,毕竟都是不相干的人。”

    怎么说秦雯也是个长袖善舞的人,三言两语,就将大伯堵得无话可说了,没占到丝毫的便宜。

    他悻悻然的起身,搓着手说道,“既然弟弟不在,那我就先告辞了,等下次都在的时候,我再跟你大嫂前来拜访。”

    “大哥慢走,那我就不送了。”秦雯起身,保持着微笑。

    河西军走到门口的时候,又回头对秦雯说道,“那个,弟媳妇啊,我儿子这件事情,的确是他的错,可他与河西爵毕竟是兄弟,这血脉相连的,你能不能跟他说说,求个情,孩子不懂事,做错事了,是该惩罚,但咱们能从轻处罚吗?”

    “大哥,河西爵出差了,不在江城,再说了,这件事情交给警察在处理,咱们也说不上什么话啊,总不能去干扰公事吧?”

    “是……是……”河西军最终黑着一张脸离开了。

  &n沧州市癫痫病医院预约挂号bsp; 本来,他是想来为儿子求情的,秦雯的态度直接说明了一切,他这一趟算是白跑了,哪怕拉下面子来,也没有什么用。

    说是什么公事公办,如果真的能公事公办,他托人也能解决。

    就是因为河西爵打点好了一切,才让他没办法去托关系解决,才会找上门来。

    自己唯一的儿子就关在里面,按照河西爵的意思,少说也是五年牢狱,他可不想让自己的儿子在里面坐牢,怎么也要想办法解决这件事情。

    可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找河西爵谈判。

    既然是谈判,那必须要有筹码,这才是最让河西军为难的,他手里哪里还有什么筹码呢?

    商洛因为这两天表现得比较好,商誉对她放松了管制。

    她还特地早起,到了公司去找商誉,说是想要为父亲分忧,找点事情做。

    商誉真的觉得太阳从西边出来了,连着问了她好几次,“你真的是来公司帮忙的?”

    “当然,我现在想明白了,我以前就是太多空闲时间了,才会把感情看得那么重,所以我现在要洗心革面,好好在公司工作,替爸爸管理好公司才是正确的,只要一忙起来,我肯定没时间去想楚狂歌了。”商誉信誓旦旦的表示。

    商誉欣慰的点点头,“你能这样想那是最好不过了,那我现在就给你安排个职务,你也不用着急,慢慢的做就行。”

    “好。”商洛欣然接受,在商洛的办公室里转来转去,东看看西看看的,等商洛安排好工作职位的时候,又问道,“对了,爸,上次楚狂歌能参加wild的盛宴,是找的什么关系啊?”

    “你问这个做什么?”商誉疑惑的看向她。

    “你也知道,我是要接管公司的,以后这些也是要我去打点的,所以我先了解了解啊。”

    “也对。”商誉没有多疑,直接给她说道,“这个wild啊,一直跟龙三爷有关系,你也知道,龙三爷欠我一个人情,所以楚狂歌能去这个盛宴,也是三爷打点的。”
    ♂领♂域♂文♂学♂*♂www.li♂ng♂yu.or♂g

© xinwen.ysisj.com  阳泉新闻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