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图片手机 >

恣意人生最新章节_ 第115章 待遇_小说下载/手机阅读_领域文学

    领域文学网

    连着几天下来,郭娟的身上几乎就没有一块好地方了,现在每天连睡觉都有点儿麻烦了,一躺到床上就是腰酸背疼的,弄的郭娟现在每天都要去接受一次中医的推拿,要不根本没有法子正常睡觉。

    郭娟是和火焰女皇耗上了,现在一人一马每天晚上都要到初练场耗上一整晚,对于火焰女皇来说这只是一场游戏,而对于郭娟来说就是一场考验意志力的游戏了。这么玩过了一个月之后渐渐开始有马房的同事开始担心起郭娟起来,纷纷劝着郭娟放弃,只是郭娟内心还是有点儿小固执的一直咬着牙坚持下来。

    “我还支撑的住!”郭娟站到了高仁的办公室,正色的对着高仁说道。

    高仁抬头望着自己面前的小姑娘,这一个月下来,高仁不能说天天看郭娟和火焰女皇的争斗,但是也看过不下十宿,对于小姑娘的执拗有些欣赏,不过对于这姑娘的憨傻也有了直观的认识。

    “就你自己觉得你还能坚持多久?”高仁把自己的双手拢在一起放到了办公桌上,抬头这么望着郭娟来了一句,然后示意她先坐下。

    郭娟听到高仁这么问,思考了大约一分钟的时间才说道:“运气好的话或许一个月!”。郭娟这个姑娘是个老实人没有夸海口,以现在速度来说,郭娟也最多全年披挂的在火焰女皇的马背上呆上差不多三十多天,如果再呆下去,郭娟的身体就不戏吃的消了。

    高仁问道:“你觉得这一个月中你能折服火焰女皇么?”。

    听到了高仁这么问,郭娟就有点儿沉默了,自从自己开始和火焰女皇这么耗以来,虽说自己的技术是进步了一些,但是离着折服火焰女皇还是太远了一点儿。

    说真话,高仁也没有想到火焰女皇是会有这么倔强,到现在对于郭娟的态度几于没有什么改变,如果要是这么下去,别说是一个月了,半年火焰女皇都驯服不了,不说郭娟了估计牯山练马场也没几个人能折服的了火焰女皇,一米八几肩高的高头大马是什么概念,小说中有英雄人物动不动就把马放倒,换成一米八的马你看看,世上都没有几人说轻松放倒的。

    “你觉得我们现在该怎么办?”高仁看着郭娟沉默了好久张口问道。

    郭娟以为高仁要把自己换掉吃什么药治疗癫痫病效果好,让其他的骑师接手自己的工作,立刻说道:“教习,再给我一点儿时间”。

    高仁伸手打断了郭娟的话,直接说道:“现在我有一个办法,需要你来配合,要是再不成的话,我也没有什么好说的了,只能和先生提议配种吧”。

    “什么办法?”郭娟好奇的问道。

    高仁也没有说什么方法,而是对于郭娟说道:“我要你以后每天晚上十二点来上班,呆三个小时就离开,一分钟不少也一分钟不能多,到了三点钟就必须离开”。

    郭娟一听这有什么难的,不光是不难而且比现的轻松多了,一天三小的班,于是点了点头,脑子里过了一下这个问题又对着高仁问道:“还像这样每晚去骑火焰女皇么?”。

    “不用了!”高仁对于郭娟说道:“现在你先回去休息一下,等着晚上的时候再过来,咱们正式开始!”。

    说完高仁抬了下手,对着郭娟摆了两下,示意她先回去。

    郭娟听了高仁的话,应了一声之后就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向着门外走去。

    老实的回到了练马场附近的宿舍,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郭娟都没有想洗澡,虽说现在天气很冷,但是在练马场和一匹马耗几个小时,那身上的汗能把里面的衬衣打的都能拧下水来,不过现在的郭娟哪里有什么兴趣关注自己干净不干净,看到了床直接脑子里就跳出两个字:睡觉!

    一觉美美的睡到了晚上十点多钟,起来腰酸背疼的把自己的衣服脱下来塞进了洗衣机,去洗了个澡之后,围上浴巾等了一会儿衣服洗好,再过一遍烘干机,郭娟收拾好了自己就离开了宿舍,在外面夜宵摊儿吃了一碗面直奔着马房这边来了。

    到在马房,郭娟这边直奔一听马厩,找了一圈儿也没有看到火焰女皇的影子,然后直奔办公室,看到正的里面写记录的徐厩务,立刻问道:“徐哥,小火呢?”。

    徐厩务立刻说道:“郭姐,小火现在不在一号厩了,而是换到了五号厩!”。

    “小火到五号厩?”郭娟听了不由的一愣神,五号厩是配种厩,关在这里的马通常都是没有配上种的牝马重新等待配种,现个这个时候怀孕的母马都在大牧场呢,五号厩该是空空如也的,怎么火焰女皇到了那里那里。在五号厩等着第二或者是第三次配种,一听到火焰女皇进了五号厩,郭娟下意识的从脑子里跳出个念头:火焰女皇阳泉小儿癫痫病医院要配种了?

    想到了这里又觉得这时间不对啊,哪有冬天配种的,立刻问道:“这是怎么回事,怎么到了五号厩,不让小火上赛道了么?”。

    郭娟以为发生了什么突然的事情,让高仁放弃了送火焰女皇上赛道的计划。

    徐厩务道:“这我真的不知道,我只知道今天高教习把小火操练的不轻,然后就让人把它关到了五号厩,有留下话,除了你之外别人不准进五号厩,既使是刘贤哥也不成”。

    郭娟一听对着徐厩务道了两句就匆忙的奔向五号厩。

    站到了五号厩的门口,郭娟觉得有点儿诡异,从自己现在所处的位置来看,五号厩几乎就是黑成了一片,只有隐约的灯光传了出来。

    推开了门,走了进么,郭娟发现还真的如此,整个五号厩里不光是没有电灯,而且里面的恒温空调也没有开,进门之后郭娟下意识的想把自己的外套挂起来,一拉开外套,一阵冷风就直往自己的衣服里钻。

    唏律律!

    火焰女皇的声响清晰的从五号厩的一角,响了起来,郭娟这边穿好了衣服向着火焰女皇声音的方向走了过去。

    到了火焰女皇的隔间,郭娟这边发现不光是没有灯没有空调,连火焰女皇料斗里都见不到一粒燕麦,别说的燕麦了连一根草都没有,隔间里到是有草,不过是那种普通的干草,嚼起来没什么营养的,通常都是做垫草的,以前火焰女皇连看都不看一眼,现在嘴里却是叼了一嘴。

    唏律律!

    看到有人过来,火焰女皇立刻欢快的打起了响鼻,等着发现是郭娟的时候,立刻又不乐意了,不住的用自己的前蹄,敲着厩门,不断的抖着脖子向着郭娟示威。光是从火焰女皇的动作来看,郭娟这丫头摔了一个月几乎就没有什么效果,火焰女皇对于郭娟还是那么不尊重。

    现在身上什么保护都没有,郭娟自然不会往火焰女皇的跟前凑,而是看着火焰女皇这边连个灯都没有,亮光传来的地方只挂着一盏马灯,普格林顿马房估最开始有过这么一段日子,现在的普格林顿马房哪里还会有用马灯照明的。

    郭娟也没有多想转身就去电源箱那里把电源打开,站到了电源箱才发现有人把总闸给拉了,打开了电源箱推上了总闸,五号厩这才重新恢复了亮光。
癫痫能好吗
    等着郭娟走回到了火焰女皇隔间前,看到眼前的景像简直就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现在火焰女皇哪里有自己离开时候的妖气,那家伙早上的时候那叫一个扯高气昂啊,现在不说是霜打的茄子,也是没精打彩的,身上有点儿脏兮兮的,屁股带上肚子的后半段儿还有很明显的鞭痕。

    这把郭娟给心疼的哟,眼泪直接就在眼眶里打起了转转,这个时候郭娟一下子就忘了火焰女皇把自己摔下马的事情了,觉得火焰女皇今天不知道吃了多少苦呢。

    从到了马房工作以来,郭娟都没有看到过一次有马挨鞭子能挨到出这么明显的印子来的,除了这次之外一次都没有,现在不光是挨了鞭子料斗里连个能吃的东西都没有,害的火焰女皇只得吃没什么营养的干草,而且这草还不是牯山苜蓿,而是普通的狗尾草其中还能看到猪食草这类野草。

    这东西对于马来说跟长毛的窝头差不多,别说是普格林顿马房了,现在就连牯山普通的家庭小牧场也不会用这类的草料来喂马了。现在火焰女皇居然还嚼了,可知它是饿到了什么程度。

    郭娟现在感性的不要不要的,一边抹着眼泪一边去给火焰女皇准备吃的,找了半天发现五听厩里,啥都没有,别说是平常该备的水果胡萝卜了,草料间干净的都能拉一拨人过来斗地主了。想了一下也就明白了,这里现在又不是常用厩。

    郭娟只得拿起了电话直拨料库,不过那边的工作人员直接对郭娟回了一句,五号厩想要料的话让她自己来拿。

    到了料库,老实的郭娟直接少有的怒了,因为料库的工作人员直接就给了郭娟一个超市用的手推车,这玩意儿装人吃的东西没有问题,但是装马吃的那算个啥,要是全燕麦这种有营养的那郭娟也不怒,但是现在是就这小推车,里面就婴儿奶粉罐子一般大的燕麦,剩下的要部分都是青储,这才多少点儿东西。

    “这东西哪里够吃!”郭娟怒瞪着料库的工作人员:“你们就是这么工作的”。

    料车的大妈也不恼直接说道:“我们哪有这胆子啊,上头说了,五号库就这么多,如果你还想要的话,可以再来一趟,还是这么一小车子,前后总共两车,要多了也没有了”。

    郭娟一听也就明白了,这事儿只得是高仁的吩咐料库才敢这么做,要不是分分钟料库的人要回家玩泥巴去。

    “也给点儿胡萝卜,苹果什么的吧”既然是高仁的吩咐,郭娟这边就没有招了,只枕叶癫痫发作前有什么征兆得好声好气的说道。

    “有呢,在下面!”

    郭娟于是伸手往小车下面一翻,这才发现蹲在车底有两三根细到手指一般的胡萝卜,还有两个干瘪的如同被人放了气的皮球似的苹果。

    “这以前都是扔的吧,给点儿好的行么,这东西怎么吃啊”郭娟说道。

    “呵,呵!五号厩就只有这个,我个人真的想给,老实说从马房建立到现在,咱们第一次用这东西喂马,我听了都吓了一跳,问了好几声。但是我现在只能给你这个要是给好的,老头子说了明天就让我去财务领钱回家了”料库的阿姨笑着对郭娟说道。

    就这么着,郭娟推着一小车的料,往五号厩走!

    来到了火焰女皇的厩门口,郭娟这边想往料斗中把燕麦加进去,可惜的是人还没有到厩门口呢,火焰女皇就伸着脖子,直接咬住了郭娟的外套,而且一咬住了就不松口,开始使劲的往隔间里蹬。

    人哪里有马的力气,虽说火焰女皇现在很饿,但是也只饿了一天而以,郭娟很快的就被扯挤到了门上,手中的燕麦也在急忙之下打翻到了地上,还好有门挡着被有被火焰女皇拖进马厩中,郭娟只得脱掉了外套脱身。

    火焰女皇一咬到了外套就甩头扔到了地上开始用前蹄踩了起来,可见火焰女皇想把这一天受到了邪火儿撒到郭娟的身上,而这一刻的表现证明,郭娟前一段时间受的苦都白搭了,火焰女皇并没有被折服,反而是把郭娟看成了比自己低一级的存在。

    郭娟也没有办法,只得拿了东西趁着火焰女皇踩自己外套的时候把洒落一地的燕麦扫了起来,然后放到了料斗里,接下来什么饲料啥的也都摆了进去,这才退了几步。好在现在五号厩的空调已经起来了,郭娟一屁股坐到了地上,双手托着下巴望着火焰女皇。

    这个时候的火焰女皇已经对着郭娟的衣服发泄完了,至于郭娟的外套已经成了乞丐装,破了好几个口子,再穿已经没什么可能了。

    重新把自己的注意力放到了郭娟的身上,火焰女皇又把自己面前的料斗给顶翻了,很硬气的有几分不吃嗟来之食的味道!未完待续。

    领域文学网手机阅读 请分享给您的朋友
    ♂领♂域♂文♂学♂*♂www.li♂ng♂yu.or♂g

© xinwen.ysisj.com  阳泉新闻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