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期货 >

百变歌妖最新章节_ 第六十四章:青春的花儿_小说下载/手机阅读_领域文学

    领域文学网

    ps:原来,我家停电,是因为我家自己的电路问题,今天折腾到晚饭后,才搞定,真是……

    哎,不说了,都是泪……更新晚了,但晚到总比不到强,希望大家见谅

    就在小兰还在后台准备的时候,台下,几名被特邀来的,在郑州的音乐圈子里比较有名的几个人,正在窃窃私语。

    其中一名大约四十多岁的男人,百无聊赖地看着舞台上的表演,在刚刚那个小合唱之后,凑到身旁一个看上去比他认真得多,年纪也比他大一些的男人耳边,轻声说:“喂,我说老徐,你死拉硬拽的,硬把我弄到这儿来,就是让我看这些啊?”

    那位老徐转过头来,看看他,微微一笑,没有说话。如果小了也在这里的话,她就会很惊奇地发现,这居然就是学校附近,那家专卖音乐书籍的小书店的徐老板。

    先前那人还不甘心,伸手拽了拽那徐老板,轻声说:“我说,老徐你这么在意这个,是不是你女儿也参加演出了?刚才她有上台?就刚才那个小合唱里?”

    徐老板不禁失笑:“去你的,我老婆都没,哪儿来的女儿?”

    那人笑得很**:“谁说没老婆就不能有女儿?没有亲女儿,也能找个干女儿,你说是不?”

    徐老板一听,顿时伸出手,在那人头上敲了一下,说:“你就不能老实点儿?胡扯什么?难不成,你还真想找个干女儿咋地?要不。回头我跟淑云说声儿,让她帮你把把关?”

    那人顿时蔫儿了:“我说老徐,你给我上眼药是不?你要跟淑云说这样的话。她真敢让我跪一夜搓衣板儿。”

    徐老板轻笑着问:“哟呵,你家居然还真有搓衣板儿?”

    现在已经是二十一世纪,而且已经过了十多年了,搓衣板儿这种古董一级的玩意儿,的确已经非常稀罕了。
<山东哪家癫痫病医院好br>     那人撇撇嘴:“没有搓衣板儿,电脑键盘行不?实在不行,拆掉一台电脑。把主板拿出来,这种事儿,淑云绝对干得出来。”

    徐老板好笑地点点头:“这个我信。虽然你家还有钢琴、电子琴之类的东西。但我相信,淑云不会舍得拿这些东西让你去跪的。”

    那人颇是有些气恼地,刚想说什么,忽然。徐老板似乎眼前猛地一亮。伸手打断他,指了指台上。只见,一名身材纤细,有一头乌黑长发,上身穿着一件很普通的白体恤,配着一条发白的牛仔裤,让她整个人显得朴素干净,跟之前那些花枝招展的小姑娘们相比。有一种完全不同的感觉。

    那人见了,也是眼前一亮。但他更在意的,则是徐老板对这个小姑娘明显不一样的态度:“哟呵,老徐,这就是你干女儿?”

    徐老板轻笑着说:“别胡扯,你这脑袋里,就不能装点比较正常的东西?不过,这姑娘我还真认识,但只是我开的那个小店里,一个比较特别的常客罢了。好好看吧,我觉得,她不会让你失望。”

    上台来的,就是小兰。她的这一身衣服,其实都是她自己的平日装束。不过平时,她一贯都是素面朝天的,今天倒是画了点妆。不画可不行,这次可是在舞台上演出。如果当真不化妆,灯光一打,脸色就会变得惨白,跟一张纸似的,根本没法看。

    她上台时候,还带了一把吉他。不过这次,她带的可不是大哥哥留下的那把了,那把太旧了,而是从罗一鸣那里借出来的高档货。

    当她抱着吉他,站在预先已经放好的话筒前的时候,在灯光作用之下,她就像一朵素白的玉莲花,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她对着台下微微一笑,轻声说:“大家好,我是初三三班的王小兰。这次,我给大家带来一首我自己写的歌,叫做,希望大家喜欢。”

    这话一出,台下顿时一片骚动。原创歌曲,这区区一场初中生的毕业汇演上,居然出现原创歌曲了。不仅仅是台下师生们,就连那些被邀请来的音乐界人士,也微微有些惊讶。

    徐老板显然也怔了怔,他实在没想到,这个平时他能常常见到的小女生,稍稍打扮一下,居然这么漂亮。他更没想到的是,这应该怎么为孩子治疗癫痫病呢?小女生居然弄出了个原创歌曲。不过质量怎么样,还得仔细听听。

    而他身旁那人,却已经惊呼起来:“哎呀老徐,你干女儿还是挺厉害的嘛,原创歌曲耶,难道她还能成为一个原创歌手?”听上去他似乎是在夸小兰,但语气中的不屑和戏谑,是人都听得出来。

    徐老板没说话,他也微微皱着眉头,看着台上。

    小兰纤细的手指,捏着拨片,轻轻拨动琴弦。顿时,一串轻灵的音符,透过麦克风和音响的组合,在整个剧场中飘荡起来。徐老板的身边,响起了那人的一句好评:“别的不说,这吉他弹得倒不错。”

    他话音刚落,小兰就轻启唇瓣,那灵秀的歌声,就荡漾开来。

    “栀子花开~so beautifulwhite~

    在这个季节~我们将离开~

    难舍的我~害羞的女孩~

    就像一阵清香~萦绕在你的心怀~”

    如果这里有来自小兰曾经那个世界的人,或许能听得出,小兰将何炅原唱的这首歌,稍稍改动了一些歌词,更应景,也更适合自己这女孩子唱出口。

    但,她那清甜的歌声,就像那醉人的花香,沁人心扉。大概如果这里的确有这种人,也会被这歌声迷醉,而忘了这些许差别。

    “栀子花开~如此可爱~

    挥挥手告别~欢乐无奈~

    光阴好像~流水飞快~

    日日夜夜将我们~的青春灌溉~”

    小兰的歌声仍在继续,台下的听众们。仿佛在那醉人的花香之中看到了一群无忧无虑的少男少女们,在一起嬉笑打闹。但仿佛只是在转眼之间,他们就要相互告别了。时间真是过得飞快啊。

    台下,那些心怀着离别情绪的初三泰安癫痫病治疗贵吗学生们,顿时都记起了这三年之中的欢笑与快乐,记起了往昔的点点滴滴。互相看看那一张张熟悉的脸,当初他们相互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仿佛还近在眼前,但一转眼他们又要别离。不由得,所有人的鼻子,都不由得酸酸的。

    不光是那些即将分别的毕业生们。就算是那些上了年纪的人,也在这歌声之中,不由得记起了他们当年,那青葱烂漫的岁月。那青涩羞赧的初恋。那同学之间纯纯的过往,不由也是感慨万千。

    “栀子花开呀开~栀子花开呀开~

    像晶莹的浪花~盛开在我心海~

    栀子花开呀开~栀子花开呀开~

    是淡淡的青春~纯纯的爱~

    栀子花开呀开~栀子花开呀开~

    像晶莹的浪花~盛开在我心海~

    栀子花开呀开~栀子花开呀开~

    是淡淡的青春~纯纯的爱~”

    副歌部分,那反复的吟唱,就仿佛一朵朵洁白的栀子花,盛开在所有人的心头。就像歌声唱得那样,真的是so beautifulwhite。

    或许对年轻的人们来说,这样的感触,还只是朦朦胧胧。但对于那些已经经历过许多许多,已经见过太多的世态炎凉的成年人。他们却有更多的感触。回忆起当初在校园里的日子,或许,那才是他们这一生之中,仍保有最单纯的快乐的,扔保有最单纯的情感的,那最后一片净土了。

    在仿佛栀子花开的清香的歌声中,他们看向台上,看向那个一身素淡的少女,眼神都不由变化了许多。仿佛,这不是铁六中初三年级某个初中生,而是他们记忆中,当初还在校园时候,那个当初让他们寄托着最初,也是最单纯的爱恋的,那个在记忆中最美的少女。

    “栀子花开呀开~栀子花开呀开~

    是淡淡的青春~纯纯的爱~”

 &nbs有哪些新治疗癫痫的方法p;  是啊,淡淡的青春,纯纯的爱。青春一去不复返,而那纯纯的爱也藏在了记忆的最深处。当初寄托自己纯纯爱恋的那个女孩,或许也已经成为了别人的妻,甚至就是现在台下某个孩子的母亲,她的脸上也有了细密的皱纹。但心中那份最初的单纯,却永难忘怀。

    “淡淡的青春,纯纯的爱,多好的歌啊……”徐老板身边,那人眼中仿佛闪烁着一丝微光,他的声音中,似乎饱含着感慨。

    徐老板点点头:“是啊,多好的歌啊。有多少年,没有听过这么好听的歌曲了。话说,今天之前,咱们也有多少年,没有回母校看看了?咱们的这个小学妹,似乎在邀请咱们回母校看看呢。”

    那人不由失笑:“你是说你吧,我还有什么回不回母校一说?再说了,老徐你不是整天就蹲在母校门口么?怎么,就没想起来,进去看看?”

    徐老板摇摇头:“没有,真没有。我不想进去,那里面已经没有她在了,我不想进去触景生情。可是,就算她还在,我也不想去。她早就已经是别人的妻子了,我还去看她做什么?”

    那人不由瞪大眼睛:“不是吧,老徐,你真那么长情?”

    说着,他微微想了想,忽然说:“我说,老徐,你不觉得,刚才那个女孩,长得很像……”

    徐老板笑了笑,说:“是啊,的确长得很像。不过,我从来没有问过她,她妈妈叫什么名字。再说了,她只是我那小店里的一个顾客而已,我难道还得查顾客的户口不成?”

    那人笑了:“万一呢?”

    徐老板苦笑着摇了摇头,说:“什么万一不万一的,反正我也不在意这个。我在意这个姑娘,只是觉得,她是个在这个年代,少见的有足够的努力和恒心的好姑娘。”

    “真的?”那人挑挑眉,“我还真想好好见见她。”(未完待续……)

    领域文学网手机地址 请分享给您的朋友
    ♂领♂域♂文♂学♂*♂www.li♂ng♂yu.or♂g

© xinwen.ysisj.com  阳泉新闻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